卖狗——狗的眼泪、人的悲伤,映射出的人间冷暖(卖狗的叫什么)

快去看看,河发要卖狗了……一大早,快嘴李婶儿就大着嗓门朝街上站着凉快的几个人嚷嚷着。

几个人被她的大嗓门儿吸引,同时也被河发要卖狗的事儿吸引了。村里人都知道,河发爱狗入魔,你要说他买狗,大家都信;要说他卖狗,不大可能吧?那几条狗都是他的命根子,咋可能说卖就卖呢?

卖狗——狗的眼泪、人的悲伤,映射出的人间冷暖(卖狗的叫什么)

一行人急火火向河发家进发,还隔老远就看到河发牵着那条他引以为傲的莱州红,跟狗贩子讨价还价。那条莱州红是河发近几年才养的,近几年莱州红好像退出了大众的视野,变得销声匿迹,偶尔在狗市上出现几条,也是被别有用心的狗贩子串得没有这个品种该有的样子。之前的勇猛迅捷和精神气不见了,空有一副粗大的骨架,浑身的赘肉,呆滞的眼神,人为辅助立起来的驴耳朵,粗粗的嘴筒,大大的腮皮,还美其名曰:虎头莱!实际上既不中看,也不中用!

卖狗——狗的眼泪、人的悲伤,映射出的人间冷暖(卖狗的叫什么)

河发为养条莱州红,可真是煞费了苦心,大小狗市没少跑,亲戚朋友没少托,费烟、费酒、费感情又费油。最后还是在朋友的介绍下,去山东一个偏远的小村落,找到了老版莱州红养殖户老周。老周是老版莱州红犬的极度爱好者,他的家里别的犬种一概不养,就养莱州红,养的也不多,就是防止这种狗在这一带消失。下的小狗,基本上也是半卖半送,遇到有缘人,如果对脾气,他索性分文不取,还会制备酒菜,把狗言欢。虽然费了酒菜、搭了狗,可他老周依然乐此不疲!

当初,河发跟朋友来到老周家的时候。河发看到老周的狗,眼睛都直了。人家给他说话,他要么听不见,要么就回答得驴唇不对马嘴,他的心从进门那刻就在那大大小小十几条狗身上了。朋友在一旁很是尴尬,可老周看他这样,知道他是真的喜欢自己的狗。但凡真正的养狗之人,都有个毛病,喜欢别人夸自己的狗,喜欢别人喜欢自己的狗。看到其他人夸自己的狗,心里总是比灌了蜜还甜,比听到夸他自己都高兴。老周也不例外啊,虽然已到知天命之年,还乐呵得如同一个小孩子。

卖狗——狗的眼泪、人的悲伤,映射出的人间冷暖(卖狗的叫什么)

老周不好打扰河发,任他在那挨个儿看或拴或圈的狗,吩咐老伴儿买了酒菜,一切准备妥当,河发还沉浸在观赏那群狗的乐趣中不能自拔。尤其是那条被老周命名为霸王的大公狗,让河发不忍移步。这条叫霸王的狗长得是威风凛凛,气宇轩昂,散发出来的凛然不可侵犯气势让人沉迷,一如力能扛鼎的西楚霸王项羽,又如舞动八百斤铁锤的西府赵王李元霸。看它从头到尾根足足一米六,肩高足有80多公分,体重得有130上下,上半身漆黑如泼墨,下半身火红如焰火,头大嘴方,双耳直立,金黄杏眼圆瞪,洁白犬牙参差;腿粗壮,唇微吊,一条鞭尾呼啸;前裆宽,脊背厚,皮下翻滚筋肉!远看凶神恶煞似门神,近看威武雄壮摄人魂!

也难怪河发见了这狗挪不动步,不是吓得,是被深深吸引了!即便换作其他喜欢猛犬的朋友,来到近前,肯定也和河发一样。酒菜已经齐备,河发还全然无知,依然沉浸在对这狗的观摩当中。老周一看,喊他一声,让他回回魂儿吧,不然菜都凉了。

兄弟,这狗怎么样?

……没有回应。

兄弟,这狗怎么样?

……没有回应。

兄弟,这狗怎么样?

……没有回应。

老周不但没有生气,反倒乐了,他见过爱狗成癖的人,但没见过像河发这样爱狗入魔的人!这也充分说明自己的狗好!于是,走过去一拍河发的肩膀,还没等说话,河发一个激灵跳了起来。河发的举动吓得刚才稍稍稳定下来的霸王人立而起咆哮,如果没有拇指粗的钢筋焊就的铁笼阻隔,河发早已被扑倒在地。河发刚被老周的一拍吓了一个激灵,又被霸王浑厚而又响亮的叫声以及它凶神恶煞的模样吓得脊背发凉,讪讪地跟着老周去吃饭。

卖狗——狗的眼泪、人的悲伤,映射出的人间冷暖(卖狗的叫什么)

爱狗之人多豪爽,更何况有共同语言可聊,加上河发跟老周共同的朋友,三个人从中午只喝到月上柳梢头。河发跟朋友要走,老周涨红着脸,结结巴巴地说,今儿都住下,明天再走,我挑一条最好的狗送你!

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,再走也不好,大家都是农村人,也没那么多讲究,凑合一晚就行了。

河发虽然喝得多,但天刚蒙蒙亮就起床了,来到院子里,打了个哈欠,看看院子里一双双小灯笼般的绿光,顿时来了精神。他先是来到霸王的笼子跟前,黎明的曙光中,霸王显得尤其威武霸气,经过昨天一天的熟悉,霸王眼中的警惕少了些许,桀骜不驯的味道也变得不是那么浓厚,竟然还蹲下来跟河发对视,偶尔还不经意地揺一下尾巴尖。这一幕,早已被习惯了早起喂狗、遛狗的老周看到了。你俩有缘!老周闷声说到。

卖狗——狗的眼泪、人的悲伤,映射出的人间冷暖(卖狗的叫什么)

凌晨的寂静中突然背后传来声音,河发猛地回头,你吓死我了老哥哥!

嗨,大惊小怪,我说你跟霸王还挺有缘,它从来没有跟陌生人这么安静地相处过!老周不紧不慢地重复着,可能昨夜的酒劲儿还没过,说话有点儿大舌头!

你这狗真的挺好!我多少年都没见过这么好的狗!河发由衷地赞叹道。

我也觉得它很好,虽然你俩有缘,我也不能把它给你,哈哈……

就算你给我我也不能要,君子不夺人之美!

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,老周打开笼门,邀河发跟他一块儿出去遛狗。眼下正值初春,早上还是很冷的,霸王奔跑在麦田里,硕大的身影如同一辆灵巧而又迅猛的推土机,嘴里哈出的哈气如同一团团白色的雾霭慢慢氤氲开来。两人感受着寒冷的微风,欣赏着即将到来的黎明,看熹微的曙光中霸王不断地奔跑跳跃,只看得两人眼睛迷离……

卖狗——狗的眼泪、人的悲伤,映射出的人间冷暖(卖狗的叫什么)

老周突然变得正经起来,兄弟,霸王你就别惦记了,我把它的儿子给你,好好养,长大绝对比霸王厉害,听我的绝对没错!

昨天我也看了一下小狗,有条小公狗绝对可以称王称霸!河发也紧接着说。

不知道咱们说的是不是同一条狗,可我相信你的眼光!说完,老周哈哈一笑。

溜完狗,天已大亮,街上已经有人早起锻炼身体。到家之后,老周一边喂狗一边问河发相中的是哪条狗?

河发顺手一指,就它!

啊哈,我猜你就能看出来,虽然它不是最大的,但性格和骨架都是最好的!送你了!老周慷慨地说!

卖狗——狗的眼泪、人的悲伤,映射出的人间冷暖(卖狗的叫什么)

就这样,河发没花一分钱,白喝了一顿酒,白得了一条好狗,还结识了一个朋友。河发给这条小公狗起名天霸,寓意它为天下狗界的霸主。饲养、调教过程咱们不再一一赘述,切入正题,讲一讲为啥河发突然要把天霸卖了!

河发所在的村庄靠近黄河,素有“十年九不收”之称,也有“一收满九洲”之美誉。河发的名字也很有寓意,但也只是一心妄想——靠近黄河就要发!但那时候打工的浪潮还未掀起,有多少人、有多少家庭连吃饭都困难,能撑过一个十年?更不要说发财了。河发爱狗,但也得生活,上有耄耋高堂要养,下有儿女要供。河发跟其他人的想法不一样,好多村民就想着让孩子识几个字就行了,赶紧回家种地放羊做家务,以减轻负担。可河发一心想着让孩子走出穷困的家乡,到外面的世界搏一搏,他就鼎力支持孩子上学。孩子也省心,从小学到初中,再到高中,从来没让他操过心,一直都是名列前茅。这不,十年寒窗苦读,今年一举成名,考上大学了。这是这个穷困的小村落自成村以来的第一个大学生,也是大家之前想也没敢想的事儿,村里人都来祝贺。可繁华落幕,高兴之余,困难也逐渐显露,学费、生活费怎么办,从哪来?河发愁得旱烟一根接一根,牙疼得一夜夜睡不着觉!

苦思冥想之后,能想到的家里最值钱的就是天霸了,曾经有人给河发8000千块钱要买天霸,河发没舍得卖。但现在孩子要上学啊,卖了天霸,一切问题都解决了!河发的心一阵阵抽搐之后,心一横,卖!

卖狗——狗的眼泪、人的悲伤,映射出的人间冷暖(卖狗的叫什么)

这天一大早,曾经那个要买天霸的人来了。河发牵出天霸,天霸仿佛知道了自己的命运,没有了往日欢蹦乱跳的欢实劲儿,尾巴下垂,身体紧紧贴着河发的腿,耳朵向后抿着,低垂着大脑袋。往日闪着精光的眼睛也暗淡了,泪水噗嗒噗嗒地低落……

这一幕看得河发心里酸酸的,眼泪止不住在眼眶里打转,身后的妻子和孩子也都泪水涟涟。如果不是因为舍不得,买狗人早把天霸牵走了,正是因为人狗情深耽误了时间,让村里人看到了。

河发蹲下身,搂着天霸的脖子,不断涌出的泪水终于突破了眼眶的束缚,一滴滴打在天霸黝黑的脖子上。天霸把头深深埋在河发的怀里,竟发出像人一样的抽噎。几个赶来的邻居看到这一幕,也被感动得湿了眼眶。村里最有威望的德俊爷发话了,他对买狗人递过一颗烟说,不好意思了爷们儿,这狗我们不卖了!

卖狗——狗的眼泪、人的悲伤,映射出的人间冷暖(卖狗的叫什么)

闻听德俊爷发声,河发一愣,爷,这狗得卖,不然孩子就没法上学了……都怪我没本事!

不卖狗也得让孩子上学!大家捐款!德俊爷斩钉截铁!

德俊爷的一句话,不光河发感动,买狗人也颇受感动。问河发咋回事,得知是因为孩子考上大学没钱交学费才想卖狗的,他大手一挥,孩子上学重要,考上大学是天大的喜事,咱这十里八村也没出过大学生,恁家孩子给咱家乡长脸了,这狗跟你们感情这么深,我牵走它也得跑回来,还是你先替我养着吧!这是3000块钱,算是定金,以后想卖了我把剩下的钱给你,不想卖就当我借你的,啥时候有啥时候还!

河发听出买狗人的意思,人家这是帮咱呢!一边感谢万千一边收下了。德俊爷看一个外村人如此慷慨,就安排几个人挨家挨户通知捐款的事儿了。

河发卖狗不成,还得到了陌生人和全村人的捐助,孩子顺利地上了大学,天霸也得以继续就在自己身边,他心情顿时好极了,天霸也仿佛知道自己不用再离开主人了,兴奋地吱嗡吱嗡直叫唤……



免责声明: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,本站不对其内容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准确性给予任何担保、暗示和承诺,仅供读者参考,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(内容、图片等),请及时联系本站,我们会及时删除处理。

为您推荐